【转载】爱对自己说(小天狼星&原创女主)

斯莱特林x格兰芬多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稚嫩的声音响起,克莱儿·卡丽抬头—紫色的长发直达腰间,蓝色的眼眸,粉嘟嘟的嘴唇,精致的面庞,天啊,这还是人吗?!克莱儿心想。“突然感觉落了点儿什么,是什么呢?—我靠—”克莱儿嘟囔道,“当然可以,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啊。”“没关系,我是米娅·安妮斯顿,你呢?”米娅发问,“噢,我啊,我叫—你大爷的,米娅你跟我装你妹的纯啊!你TM不会把老子忘了吧!”克莱儿咆哮。半晌,米娅才回过神来,也同样大喊:“哦哦哦哦哦哦~莱儿啊!嗨呦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啊克莱儿·卡丽?!好啦,看我多有诚意:喏,这儿是火焰威士忌,喏,这儿是特烈龙舌兰!怎么样,够诚意吧!”“嘿—”克莱儿刚想表态说还不够,就被一道突兀的声线打断了:“淑女们,你们可以小一点声吗?”门被推开,两个看起来跟她们一样大的男孩进来,其中一个戴眼镜,头发乱糟糟的男孩儿说道。“哦,先生,如果你的声音能够真诚一些,语气能够别在那么不耐烦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很愿意束手就擒的。唉~只可惜,你们刚刚都很完美的避开了我的小小希望,米娅,米娅,米娅!”克莱儿故作无辜,用可怜兮兮的声音答道。只可惜……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唔,你懂得。克莱儿有些发窘的拍了拍米娅的脸,见实在没辙了,用力地甩了米娅一巴掌。“我靠克莱儿·卡丽你是不是有病啊!”米娅话音未落,乱发男孩身旁的黑发男孩发了疯似的跑上前,按住克莱儿的肩膀,又是发了疯似的摇晃,用平静的吓人的声音把单词一个一个清清楚楚地吐出来:“你—你—你是克莱—呃,我的意思是,你是个卡丽!”如此肯定且不容反驳的语气使克莱儿只觉得一阵头痛,仿佛有些记忆碎片呼之欲出,布莱克老宅、湖边的野餐、一些肉麻的话语、神秘的塔楼、一条项链和手链、两封信、泪流满面的小女孩白发苍苍、鬓丝银白的长胡子老头儿!一幕幕似电影画面似的记忆碎片在眼前快速流转,唔,好累,让我睡一觉吧,好吗……

“Oh my 大爷啊!莱儿你总算醒了!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了多久!还好我已经帮你把校服换上了!噢,还好我机智!诶对了莱儿小姐,你和布莱克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好像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离小天狼星布莱克远点……然后我就看到了咱们最最亲爱的米娅小姐那大得不要不要的死白死白人问号脸。”意料之中,米娅满脸黑线了。

“小天狼星·布莱克!”分院帽大喊一声,把克莱儿从在火车上的回忆里拉了出来。久久沉默过后,“格兰芬多!”小天狼星露出了释然的笑容,直到他做到火车上那个叫做詹姆·波特和一个貌似叫做莉莉·伊万斯的红发女孩身旁后,格兰芬多才想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克莱儿·卡丽!”克莱儿来不及多想,就起身走上前去,她看到米娅对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嘴型好像是在说着:“加油哦本应在斯莱特林的格兰芬多小姐!”呵呵哒,果然是损友风格,你妹夫的,克莱儿腹诽。

“哇哦~第三个卡丽。你的祖母应该是当年与校长先生同届的蒂奥莎·卡丽吧!”分院帽略显尖锐的声音响起。“是的,先生。请您赶快帮我分院。而且,如果您想挑起一场世纪撕逼大战的话,请继续回忆。”克莱儿云淡风轻地讲到。分院帽好像没有听到,继续闲聊:“你的母亲,唔,海伦娜·加西娅,哦当然,后来就是海伦娜·卡丽了。她可是当年的风云人物啊!黑发绿眼童花头,偏爱张扬跋扈的红,辛辣如火,来去似滚滚烈焰。唉,只可惜,十七岁的食死徒海伦娜·卡丽……哦!对对对,真是不好意思阿,把你给晾在一旁了,蒂奥莎是斯莱特林,海伦娜是格兰芬多—”“够了不要再说了!”克莱儿猛地一起身,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克莱儿,麦戈德里克忍住,你不能哭,你不能哭!你不能因为听到一些……哦好吧,听到一些消息,就这么臭不要脸!蒂奥莎那个老妖精会笑话你的!”半晌,克莱儿回过神来,用手背胡乱地抹了几下眼睛,再次坐下。“哦,真对不起!如此说来的话,那么你就是……格兰—什么?你想去斯莱特林?可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你并不属于那里,哦,别逗了亲爱的!你怎么可能缺乏勇气!可是,唔,好吧好吧,既然如此,斯莱特林!”终于,在克莱儿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吼之后,分院帽终于喊出了结果。先是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最后又演变成震天的掌声,其中,斯莱特林最为响亮。也是,小蛇们刚刚忍痛割爱,损失了布莱克家的大少爷,哈哈,这下好了,卡丽家族的大小姐,一代传奇佳话,蒂奥莎·卡丽的亲孙女,食死徒们的第二偶像,海伦娜·加西娅·卡丽的亲亲宝贝女儿—克莱儿·卡丽大驾光临,小蛇们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

詹姆波特心想:“不会啊,火车上的那个彪悍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在那个惺惺作态的学院呢!”

而后加入的米娅腹诽:“克莱儿·卡丽你个混蛋!明明知道我这个性格不好交到朋友,你TM好吧我一个人丢到这儿。我妹夫的,你TM给我等着吧!”

而此时,教师席中间的邓布利多则还是维持着一脸装B是得云淡风轻,淡定如智(zhi)者(zhang)。而此时的小天狼星可就截然相反了,脸沉得都能滴出水了……

小天狼星他们第一次在学校里听说克莱儿是因为她和米娅·安妮斯顿以及拉文克劳的迈克·瑞德在开学第二天就为自家学院各扣了10分,外加三天的禁闭,原因是克莱儿指导他们,并参与此次炸碎了校长先生的半月形眼镜片事件。这件事,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刚好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卡丽家族的千金大小姐和麻种女巫安妮斯顿以及傲罗诺莉丝蒂·安妮斯顿和鲁伯特·法瑞斯顿的儿子真是个彪悍又强势的组合!尤其是那个卡丽!”四个学院首次达成一致。

在第三天早饭时,第四天午饭时,第五天晚饭时,蒂奥莎的吼叫信可以说是连绵不断:“克莱儿·迪克斯(Claire·Dicks,dicks也有混蛋的意思,所以说蒂奥莎是在间接的骂克莱儿就是个混蛋)你真是太帅了!刚开学就被关了禁闭!就让我丢了脸!哈,反正我也不差这一次是吧!我还以为进了斯莱特林的你终于醒悟了,可您到好,依旧和那个麻种的安妮斯顿和纯血统叛徒法瑞斯顿呆在一起!我,我,我,你给我等着吧!”

“次奥,这都能把你们俩扯上。。。”克莱儿小声嘟囔着,“莱儿,你—”“放心啦,虽然说她是在骂我,但至少,可以证明她还没有因为我进斯莱特林而乐的晕厥过去,不是吗?”克莱儿淡淡地讲到。

“卡丽,你们三个是什么关系啊?老夫人寄吼叫信都能扯到他们。”旁边一个好事的斯莱特林问。“唔,超级死党呗!不然您以为呢?”“那布莱克呢?”“我特么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在安静的大堂中,克莱儿的声音格外突兀,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灼热十分。“呃,没什么,没什么,吃吧吃吧啊!”“凯—”传说中的迈克·法瑞斯顿话未说完,就被克莱儿用一大块烫口的糖浆馅饼堵住了嘴。“多吃点,少说点!别说话,用嘴去感受一下糖浆馅饼带给你那柔顺的余温哈,哈哈哈哈哈…….”

“唉,又是老麦的变形课!克莱儿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让冷峻苛刻的老麦笑得跟中国麻瓜信奉的弥勒佛一样。”

的确,克莱儿最引以为傲的课程无非就是变形术、魔咒,和飞行这三方面了。变形术,克莱儿最擅长的科目,她从小就喜欢买一些有关变形的书籍来撕着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有耳濡目染的变形自然也就成了她最爱最擅长的科目了;至于魔咒嘛,她的弟弟妹妹从小就爱欺负克莱儿,把她吊在树上拿麻瓜水枪滋,捆起来扔到山洞里什么,为了避免这类情况的发生,克莱儿必须得练就一手好咒语,不会施咒的小孩儿就不是个好姐姐!家里一共有五个孩子,除了小妹可可·卡丽(Coco·Karly),没有人是她的朋友;再来看看飞行,她从四岁开始就接触飞天扫帚,再加上某岁遇上的某个混蛋,她对飞行课的熟练程度仅次于波特和布莱克。

上周的变形课上,麦格教授变成了一只黄色的猫,克莱儿呢?她变出了一对毛茸茸、十分可爱的小狐狸耳朵,萌翻全场,谁也想不到,这只可爱的小狐狸,就是屡屡犯罪的克莱儿·卡丽

克莱儿有要学阿尼玛格斯的打算与准备,她知道了自己的阿尼玛格斯—是一只九尾白狐,灵气十足。因此,就哪怕看在那对狐狸耳朵的份儿上,克莱儿也要把阿尼玛格斯练下去。

而她的确成功了。在三年刚开学时,她变成了一只九尾白狐跑去上麦格教授的课。要知道,这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在六年级,克莱儿成功的教会了米娅,阿曼达,可可她们如何变成阿尼玛格斯。克莱儿的是九尾白狐,后来变成了她最喜欢的鸟,传说中的鸟—荆棘鸟,哦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米娅的是独角兽,阿曼达的是一只紫色的猫头鹰,可可,则是一只黑灰毛皮的小型兔子。

“那当然,姐可是变形界的可不败神话!”克莱儿很久很久以后才会知道,她喜欢变形,擅长变形,纯粹是因为八岁时在湖边野餐、许愿的一对佳人……

“克莱儿,你和布莱克到底是什么关系!老实招来!”米娅在克莱儿的豪华单人宿舍里问(校董孙女+爱慕者的孙女最牛B)。“加西亚小姐,我特么跟你说了不是一遍两遍了!特么我和布莱克屁的关系都没有!”“那他现在为什么捧着一束花和布娃娃在门口找你!唉,除了我和伊万斯,霍格沃茨没有什么女孩子不羡慕嫉妒恨你了……”“vat?!(what 什么)

“布莱克你干什么!”克莱儿怒气冲冲,质问道。“卡丽,我想问你一件事。”“?”“我们能做好朋友吗?”“?”克莱儿一脸懵逼,“啊,能……吧。假设你不嫌我。”小天狼星听闻,满脸笑容:“啊!那既然如此,你就没有理由不收下我的花和礼物了!”“哦—给你。”克莱儿接过后,把花和布娃娃都塞到了旁边一个围观女生手里,那女生先是惊讶,又是欣喜,道:“谢谢你了,小天狼星!我叫克莱儿·凯瑟琳·赖特,你可以叫我琳达!”克莱儿·凯瑟琳·赖特满脸通红地结结巴巴地介绍道。“哦,我只记住你叫克莱儿。”后,赖特气呼呼的跑走了,边跑,边呜呜的哭着。“那么,克莱儿,咱们的误会算澄清了吧?”

“什么误会?哦,我不知道,应该澄清了吧。”克莱儿答道。小天狼星耸耸肩,转身离去,反正他和克莱儿是朋友了,“朋友都做成了,女朋友还会远吗?md,我都在想什么啊!”小天狼星自己嘟囔道。

克莱儿不知道他和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关系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天力就发展的如此之好。

“卡丽小姐,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第N个男生跑到克莱儿面前,满脸真诚。“呃,这个吧,内个呢,其实我—”“其实凯蒂已经是我的舞伴了,真是不好意思。”熟悉的声音,慵懒傲慢又有多少霸道的声线响起—是小天狼星!克莱儿猛地一转回头:“呦呵呵,对,我有舞伴了,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下次一定奉陪?”奇怪,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小名叫凯蒂(Katie)克莱儿心想。

晚会当天,克莱儿与小天狼星的组合可谓是惊艳四座—小天狼星身着白西服,黑西裤,典雅的黑发与不羁的眼神绝对是撩妹神器啊有木有!而克莱儿—黑色肥腿打底裤,白色蝙蝠长袖衫,黑色牛皮靴更衬托出了此时克莱儿的帅气潇洒,烈焰红唇更让她显得千姿百媚。

这是小天狼星捡到克莱儿时的第一个想法,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到克莱儿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无所顾忌地对他说:“我先回去了,妈的脚尖儿疼死了!”

克莱儿第一次知道掠夺者是在二年级的那一次,掠夺四人组:詹姆波特、小天狼星布莱克、莱姆斯卢平和彼得佩迪鲁。

“咳咳,克莱儿,我们正式邀请你加入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牛的恶作剧团队—掠夺者,来不?”某次课间,詹姆嬉皮笑脸的去问克莱儿,“去问米娅,再说,关我屁事?”克莱儿回答。“这关安妮斯顿什么事?我邀请的是你a!”詹姆急了,“哦?不好意思啊,我不去。”克莱儿见到詹姆多少有用一种质疑的语气形容自己的好友,克莱儿有点不悦,没好气地回答,“为什么?”詹姆不屈不挠,“因为,因为,哦,你又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一周后,克莱儿终于见识到了“掠夺者”的厉害以及成员—詹姆和小天狼星完完全全的就是整个团队的核心,他们主要负责带领其余二人关禁闭,为格兰芬多扣分,总和远远超过了克莱儿和米娅。哦,说完惹祸,就必须要提一个面色略显苍白的男孩,莱姆斯卢平。克莱儿本以为他也不会是个省油的灯,可出乎意料的是,卢平格外的安静、稳重。每当掠夺四人犯错时,他总是是第一个出来道歉,设法补救的。至于佩迪鲁嘛,十分容易让人忽视它的存在。克莱儿发现,每当他们捉弄詹姆的死对头兼情敌西弗勒斯·斯内普时,佩迪鲁总是笑得最欢,最大声的那一个,可一旦斯内普发出反击,哪怕只是有用余光瞟到他时,他就会一下子缩到詹姆和小天狼星身后。“唔,管那么多做甚阿?!关你克莱儿屁事!”克莱儿心想,反正从直觉上来讲,谈不上喜欢又或者是讨厌佩迪鲁,总之,不能跟他总的太近了!

“诶米娅,我老妹儿可可(Coco)今儿个入学一年级,哎呀呀,作为一个二年级的学姐,我要不要去抢一把她为明年的霍格莫德做准备a?”克莱儿神采奕奕地讲到,“可可?”“嗯对就是她,可可。”“你觉得她会如那个学院?”“唔……我怎么会知道?拉文克劳?又或者是斯莱特林吧!总之不可能是赫奇帕奇和你们格兰芬多!其实到拉文克劳也挺好的,能让迈克(Mike)多照顾她一下!”“哦~~~”“干嘛?满脸的猥琐笑容?”“……”“……好吧,看来不管他到那个学院,都是避不过未来姐夫的老婆的关心了!唉,可怜的可茜(Cosie)阿!”“她未来姐夫我都不知道!谁啊?”“我的莱儿啊,你是不是在炸校长眼镜片的时候能找自己的脑袋瓜子了?!还能有谁?必须必的小天狼星布莱克a!”

她终于明白了,最近在走廊里时,总有一群一群的女生用眼神把自己跟钻心剜骨N次方遍,在自己的单人宿舍里扔微型粪蛋、鸡蛋,竟然还有说克莱儿借助卡丽家族的身份买了迷情剂,对小天狼星石勒夺魂咒,但出于卡丽家族大小姐的身份没敢把她关进阿兹卡班的!我妹夫,够了啊!

于是,在早餐时间,人潮最最最拥挤的时候,克莱儿对着那些奚落他的姑娘们龇牙咧嘴道:“不是嘿,厉害了word真相了哈!我就好奇了,你说赫奇帕奇或者是拉文克劳传传这绯闻也就罢了,人家毕竟每天都是要靠读书和记录吃饭的;可嘿我就好奇了嘿!咱们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又是怎么了呢?莫非您整天游手好闲的?不会啊,我看您身边儿的哥们一宿换一个的!哦~亲爱的姑娘,你的床总是人来人往,那么繁忙!整天满身的劣质香水味儿还总往男人身边凑,老不死你都不放过啊!而且,有谁多看了你一眼吗!看你走个路都要昂首挺胸的,不怕别人知道你是飞机场吗?一个女孩儿,好好穿个正规长度的裙子或者上衣裤子什么的,合理的弄些首饰来修理自己,说话办事文文气气的,淑女点儿不好么?!”克莱儿一口气把这些全吐了出来,妈蛋,爽到裂!瞅着满大堂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和对面那一群女生的身上,继续吼:“看你妹夫啊,吃饱了是吗!”

“米娅,迈克,暑假要不要去我那里一块儿浪?”在列车厢里,克莱儿慵懒地问道。“我们?!你确定蒂奥莎奶奶会同意吗!”米娅和迈克嘴里有说不完的质疑,异口同声,道。“诶呦,没有关系的啦!她又不敢把你们怎么样!relax点啦!”克莱儿摆摆手,回答。“哦,你要请一个男人去家里过夜做客,虽说还有个女孩儿,但要是被人知道了,我可不排除被大少爷阿瓦达的可能性。”迈克双手护头,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在克莱儿的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和迈克大声求饶,以及米娅捂嘴偷笑的咯咯声中,暑假就此开始,生活如此多娇。

“臭丫头!”火车一到站,就听到一到尖锐刺耳,跟分院帽有一拼的声音响起,引起了小天狼星他们的注意,是克莱儿的继母—瑞秋·瑞德,当然,现在已经是瑞秋·卡丽了,但克莱儿死活不承认,没有原因。克莱儿的脚步顿了一下,但仅仅只是一下,几秒后,克莱儿拉起米娅和迈克的手,再次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死丫头,没长耳朵吗!我叫你你没听见啊!”听声音,瑞秋应该是因为克莱儿的不闻不问,和自己无人应答的突兀声线而感到尴尬和挂不住面儿,有些恼怒。克莱儿停住脚步,往前走一步,是自己能够挡住迈克和米娅的大部分身影。“瑞德小姐,我想能称我为死丫头的人应该只有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又或者是我最亲最亲的家人吧,实在不行的话,只要是家人就行。可不论我如何去把条件缩小,朋友,又或者是家人,您一样也不占。所以,请您不要再为我本来就已经鸡犬不宁的生活再多点麻烦,谢谢您。”克莱儿面无表情地吐出这些“伤人”的话语,最后摆出一个嫌弃的神情,很明显就是想激怒她。“你们现在老地方等我,如若我能活着回去,就一定会去找你们,日落之前我要是没去,就千万别给我再寄信或者干吗的了。”克莱儿轻声说,推了推身后两脸懵逼的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跟着瑞秋走了。

“伙计,现在怎么办?”躲在树从后面洞察一切的詹姆见克莱儿走后,急忙转头去问小天狼星。“我觉得应该先跟着她们,若果那女人的战斗力远远超出我们四个人,就先去找人,就克莱儿。”一向沉着冷静的卢平提议道。“我,我,我先回去了,我妈妈病了,还得照顾她呢!”不用猜,这一定是小矮星彼得,他刚抬腿要走,手臂却被小天狼星拽住,只见小天狼星皱着眉头,低沉的嗓音慢慢挤出词藻:“跟上他们。”

当小天狼星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克莱儿凌乱的栗发贴在地上,面色苍白,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不知道是什么情感作祟,小天狼星冲过去一把抱住克莱儿,让詹姆指路,回到了戈德里克山谷。

“哦,亲爱的梅林啊!卡丽家族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成这副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天狼星原创女主”多瑞亚·波特(Doria·Porter)捡到克莱儿后,大呼道。“波特夫人,请您先给克莱儿进行医治,其他的待会儿我在跟您细细说。”小天狼星急得满头大汗,说到。

看着毫无血色的克莱儿,小天狼星案子握紧了拳头,顶着床单的褶子,一言不发。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他对这个与他同病相怜的女孩儿产生了一丝怜爱,和一种在自己未意识到之前早已退出脑海的情感。

“克莱儿·卡丽!你是疯了吗!竟然到那个亲近麻瓜的波特家里去,还敢邀请那个泥巴种到至高无上的卡丽城堡里来!”等到克莱儿已经完全恢复回到卡丽城堡里时,听到的就是瑞秋狰狞的面孔和一阵熟悉的痛感。又是钻心剜骨,梅林,我恨死这鬼东西了!但是克莱儿并没有叫出声,瑞秋成功的被激怒了,但也做不了什么,想到自己的女儿(实际上就是个私生女)可可还在克莱儿的学校里,万一克莱儿有什么不悦就拿可可撒气的话……“你真是世界上最贱的人.”瑞秋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从今天开始,八月三十一号结束、在储藏室里关禁闭,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等着吧,继承人迟早是可可。”

“姐,你没事吧,妈妈就是挺生气,所以才会对你那样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啊!什么泥巴种不泥巴种的,纯血也好,麻种也罢,不都是一样的吗?我最烦妈妈的那套“纯血至上,混血傻缺,麻种二逼”的理论了!啧啧,真烦人!”禁闭室外穿来一阵好听的女声,克莱儿突然笑了,可可是可可,跟瑞秋那些势利眼不一样,可可是单纯、善良、纯净的可可,绝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好了可可,姐没事!只是你刚刚跟我说的那些绝不能跟那个女人说,听到没有?还有,想让我彻底的没事呢,就快点把饭送过来,你老姐我都要饿死了!”又是那阵调侃的语气,可可暗自叹了口气,把旁边冒着热气,香喷喷的黄油面包和黄油啤酒推了进去。“好了,妈妈叫我去格里家做客了,晚会儿见,祝你好运,还有,”可可压低了声音说:“角落里的柜子里面有面包和水,没有酒,你凑活着喝吧,我走了。”克莱儿笑了笑,那笑容在黑暗的储藏室里是格外的明亮,闪耀万分。

当克莱儿再次登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已经是五年级了,当她与可可一同踩上那熟悉的大理石地板时,思绪万千。一个暑假的杳无音讯,是否会惹怒米娅和迈克?哦,还有小天狼星他们,自从从戈德里克山谷偷溜出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他们……会生气吗?自己已经练成了阿尼玛格斯,不知道当自己变成一只九尾白狐出现时,米娅还会不会揉着它的毛发大言不惭的说着我家莱儿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之类的话;迈克还会不会边嫌恶她的吃相恶心至极,一边给她递上纸巾帮她擦擦嘴;阿曼达(哦,忘了说了,她是可可的室友,斯莱特林,是个性格很好的姑娘,让克莱儿讨厌不起来,很容易就成了朋友。)还会不会拉着她的手去对角巷瞎逛,说一些什么莱儿姐最好之类的话让她买单,啧,那个死丫头;小天狼星还会不会冒着被关禁闭的危险陪她帕蒂芙夫人茶馆,只为她想吃一抹茶柠檬蛋糕;詹姆还会不会他们一起夜游时,碰到管理员,第一个把隐形衣往她那边扯扯;莱姆斯还会不会再帮她辅导她那糟糕透顶的草药学;彼得还会不会在父母寄过巧克力和糖果时总想着给她分一点……克莱儿就这样魂不守舍的走到了自己的豪华单人宿舍,抬头看了看。

克莱儿怕,前所未有的怕过,打心底儿的怕。第一次把番茄抹在那个女人和蒂奥莎头发上时都没有这么怕过。“克莱儿·卡丽!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怕事了,别忘了,你可是个卡丽,卡丽是最坚强、最倔强的啊!”也对,这是她第一次为自己的姓氏而感到自豪骄傲。

“嘿莱儿,你没事吧?可可都跟我说了,你被瑞秋阿姨关了禁闭,没事吧?”米娅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克莱儿笑了,“没事!你进来吧,在我这儿睡好了,你的那些事又肯定会挤兑你的!”

“呃,你好,我是克莱儿·卡丽。我想请问一下米娅·安妮斯顿在这儿吗?”晚上,克莱儿跑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询问一个红发翠眸的女子。

“哦,你好,你……是波特他们的朋友吗?”克莱儿懵了,但出于礼貌,只得回答:“阿?哦,是的,我是他们的朋友,你是莉莉·伊万斯吧!”红发女孩挑了挑眉:“对,不过我想请问一下,你问什么要跟他们交朋友呢?”“你是什么意思?伊万斯小姐,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您是在挑拨离间吗?”“你什么意思!我又不是那个意思!”红发女孩眼睛瞪的浑圆。“诶呦喂你别激动,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反问一下,如果你能跟斯内普做好朋友,那么我为什么又不能跟小天狼星和詹姆做好朋友呢?”克莱儿歪头,似笑非笑,“那么伊万斯小姐,你现在能够诚实的告诉我米娅到底在不在屋里了吗?还有,咱们做朋友吧。莉莉?”“恩,安妮斯顿在屋里。克莱儿。”

“我又会跟你说!”“你先说!”“不,我先说!”“石头剪刀布!”寂静的走廊里,两个女生窃窃私语道。“好吧好吧,米娅你先说!”克莱儿撇了撇嘴,把“不满”两个大字写在脸上。“迈克的堂哥要转学到霍格沃茨了耶!”米娅一脸的“他会接受我这个弟妹不不接受我怎么办啊我就去死吧不行莱儿要死赞美也得一起死啊啊啊啊我这么年轻我才十五六岁啊怎么办啊”

“呃,放心吧米娅。你OK的。但我觉得还是我的是比较重要一点。”“?”“¥/%#&*!”“你特么说什么了?”米娅一脸“你特么说的是霍比特语吗”“我说!老不死追过蒂奥莎!”过后,米娅用一脸“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看着克莱儿。“喂,我说真的啦!我还带来了蒂奥莎的日记!哦,梅林,我看到那只讨厌的老猫了,明天见,晚安!”

第二天凌晨四点,人群稀少,克莱儿躺在她的大床上,毫无乏意,脑海里重复着一句话:“海伦娜,对不起,但是为了里奥,你必须死……海伦娜,对不起,但是为了里奥,你必须死……海伦娜……海伦娜……”海伦娜,是她母亲的名字,听祖母他们说过,但使用的形容词都总是那些“坏女人”“不要脸”“贱女孩”就连她也总经一度认为母亲是个罪大恶极的坏人,直到她看到蒂奥莎的日记—对不起?在克莱儿的印象中,那时她还不记事,也对,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才只有两岁,但她依稀记得,第一次睁开眼,一个黑发的美女笑眼弯弯;一岁时叫的第一个单词——mum,面前的黑发女人高兴的跳了起来;一岁半,她打破了祖母最心爱的花瓶,是那个黑发美女挡在她面前替她挨骂;两岁了,是那个黑发美女笑着,带她到了麻瓜的大街上,买了一个最漂亮的洋娃娃送给她;她肯定也忘不了,两岁零七个月,她印象中那个活泼好动,可爱温柔的女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她面前,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当她叫她人生中最后一次“mum”的时候,那种抚摸她脸庞的温度逝去了,仿佛被无数摄魂怪包围了一样,绝望无助;她也忘不了,爸爸生日时,他送给了自己一个女人——叫瑞秋,他让小克莱儿在叫一次“mum”但克莱儿哭着把那个女人的裙子撕烂了,在爸爸生日那天,克莱儿印象中温柔幽默,通情达理的爸爸,第一次甩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把她所有的人布娃娃都“四分五裂”掉了,克莱儿魔力暴动的那一天,永远也忘不了父亲狰狞的面庞,和他怀里正在哭泣的那个女人不堪入目的笑……克莱儿决定家里人除了蒂奥莎和可可之外谁都不给好脸色瞧。

“蒂奥莎又怎么对不起妈妈了呢?”克莱儿疑惑极了,揉了揉眼睛,“唔,四点一刻,应该不妨碍我再睡一觉吧?”克莱儿陷进了柔软的大床里。在梦里,她对上了一双碧色的眼眸,熟悉的温度再次浮上脸庞:“莱塔,对不起,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莱塔,对不起,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对不起……好好活下去……活下去……对不起……对不起……我永远爱你……”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寂静的豪华宿舍内响起,落在地板上,紧接着,木地板上拢起了一大片阴影,然后是一个女孩无法抑制的抽泣声……

克莱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该去吃早饭的时候了。换袍子,叠被子,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执行着,最后,带上那本日记,她又去知道关于自己母亲的一切事情,至于蒂奥莎的当年嘛……驱蚊老不死就好咯!

“嘿,米娅!”克莱儿小声叫着,等米娅靠近后,把那本日记递了出去。“你们在干什么!”转眼一看,一个金发妞双手叉腰,站在那里。“嘿,如果你想被管理员平斯夫人敢出去的话,可以把声音在放大一些。”克莱儿冷漠的说。“你!我不管,你们两个在区前头鬼鬼祟祟的,啊,我知道了,你,”她伸出一根粗壮的手指,指着克莱儿,“负责进去偷书;而你,”她把食指往左移了一下,指着米娅,“负责跟这个丑姑娘里应外合,我没说错吧!”克莱儿正要反驳,一道傲慢又间杂着一丝儒雅的声线抢先一步,为她辩解:“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转身,回头,白眼,很好,三年级时的前任——劳伦斯·库勒奇就站在斜后方,双手插兜,露出一丝讥讽的微笑。“劳伦斯,你们明明都分手了,别告诉我你想旧情复燃啊!”那个金发妞撅起嘴巴,让克莱儿看的一阵恶寒,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一脸装B的淡定:“我靠,库勒奇,不介绍一下吗,你知道我最怕空气突然变得安静。”克莱儿似笑非笑地看着前任。“哦,不好意思啊,她呢,是我的表妹,蜜雪儿·克埃克森 ,蜜雪儿,这是我的,我的,呃,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克—”“克莱儿·卡丽,不用说,我知道,学校的风云人物嘛!”蜜雪儿,甜甜的笑了,不知为何,这一笑,让克莱儿感觉,感觉就像是那个女人窝在父亲怀里的笑一样,来不及深想,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加入此次谈话的平斯夫人打断了:“你们四个在区这边干嘛呢!出去!都给我出去!说话声音这么大!出去!你!安妮斯顿!手里拿的是什么!哦,我懂了,这是你们此区里偷的书!对吧!好,跟我去见邓布利多,走啊!”克莱儿懵了,怎么阴差阳错地就跑到校长室了呢,好家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凯蒂,你想跟我谈什么?”校长室里,邓布利多笑眯眯的看着克莱儿,从旁边的木箱子里取出了一小碟滋滋蜂蜜糖放在桌子上,推向克莱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克莱儿看着面前有这次像笑容的老人,无奈地看了口气,毫不客气地抓了一大把,放到兜里,然后撕掉了包装纸,放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声“谢谢”。邓布利多也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有耐心的地等着克莱儿把最后一口咽下去,“老不死,我知道你是我母亲上学时的导师,我来,就是想问问我母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她为什么死,蒂奥莎和她又是怎么一回事?”克莱儿一口气讲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